昔日24时,足球职业联赛二次转会窗口将封锁通道。在中国足协新政干预下,过往两个赛季同时期国内俱乐部频繁挥舞金元大手笔疯狂引援征象在本赛季已经被基本遏制。

  足协新政除限制外助令,最重要的等于引入内外助超过相关金额将等额收取引援调治费。引援调治费切实是足协新政中收取朴素税的正规说法,即盈余俱乐部引入外助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人次、内援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人次,将按等额收取引援调治费,其费用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而未超过限额的调治费则全部返还俱乐部用于青训。

  如今,各俱乐部在谨慎引援的同时,为防止交纳朴素税,纷纭出招……

  
仿效NBA球员交易模式

  6月23日,24岁的 队当家球星裴帅转会到天津权健俱乐部。在足协新政出台前,裴帅的身价超过一亿元人民币。但此次转会,天津权健将以2000万元的转会费失掉这名本土强援,为补足差价,权健将选择一些球员免费提供给亚泰使用。

  如此一来,天津权健成功防止了向中国足协交纳等额调治费。该交易实现了裴帅、权健和亚泰三方共赢。而按照新政规定,去年处于盈余状态的权健仍需向本身俱乐部额外下发2000万的青训专项基金。

  点评:这种绑缚式球员的交易,类似于NBA球员交易模式,即一方为失掉另外一方的心仪球员,会用自家球员及部分现金的方式来交易失掉这名球员。未来,这种交易或将成为内援交易的模板之一。

  
鼓励外助买断条约加盟

   新外助 的转会,足协同样没能收到朴素税。鲍马尔自掏40万欧元与老店东 解约,加盟辽足签约一年半,不外,鲍马尔将失掉200万欧元高额年薪作为“弥补”。刚刚加盟 的 也如法炮制,他之前效力于 联赛的 ,上个月刚和俱乐部解约,随即便转投延边,同时领取了过百万美金的高额年薪。另外一例子是 ,他自掏腰包与前店东解约,然后来到 ,尽管他拒绝了恒大的弥补要求,但6个月的短约代价几何外界并不清楚。

  点评:以上这些转会外助都是果断与原店东解除或买断条约成为自由身后,再转投 。若是没有高薪弥补的诱惑,想必他们不会砸掉本身的饭碗。

  
先租后买暂缓规避新规


  权健送走了 , 租借条约到期离队,队中在仅有3名外助的情况下,弥补新援成了当务之急。虽然无缘 这样的超级大腕,权健仍是从   租借来铜靴 ,两年的租借费是600万欧元,两年后再以2900万欧元买断。以这种先租后买的方式,权健再度规避了调治费。

  根据足协对租借国外球员的规定,若租借费用低于原俱乐部引入该球员时的转会收入,则以该收入为基数收取调治费,该笔费用也将返还给俱乐部用于青训专用。2015年科隆从 引进莫德斯特仅花了500万欧元,权健租借莫德斯特每一年付300万欧元,以是只需每一年对青训再增加投入300万欧元即可。

  点评:先租后买,或将成为大牌外助登岸中超的又一个新模式。有人会问,两年后2900万欧元买断莫德斯特,权健不也要支付调治费吗?拜托,两年之后的事谁能说得准!